首页 动态新闻 内容

希腊教授在清华大学国关系短期访学

王怡仙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硕士生

2018年12月,希腊拉斯卡瑞德斯基金会派送两位希腊教授访问清华大学。2015年,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与希腊拉斯卡瑞德斯基金会签署了《中国-希腊文化交流与合作项目》协议,由清华大学中欧关系研究中心具体执行此协议。根据该协议,拉斯卡瑞德斯基金会向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派送若干专家教授做短期访学,清华大学中欧关系研究中心每年派送若干教师和研究生到拉斯卡瑞德斯基金会做短期访学。

Evangelos Syrigos教授、Charalambos Papasotiriou教授是拉斯卡瑞德斯基金会派送的第一批希腊教授来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进行学术访问。清华大学中欧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张利华教授负责接待安排来访希腊教授的学术活动。张老师为两位希腊教授组织了四场学术活动。

一、“东地中海地区的区域能源与战略博弈”演讲会

2018年12月3日,张利华教授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持了一场题为“东地中海地区的区域能源与战略博弈”的研论会,希腊派迪昂大学的Evangelos Syrigos教授做了主题演讲,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中国石油大学王晓光博士与希腊教授与Evangelos Syrigos教授进行了讨论。

Evangelos Syrigos教授以东地中海地区的区域能源问题为主题发表了演讲。他首先对塞浦路斯的历史进行了简要梳理。塞浦路斯共和国是位于东地中海的小岛国,其主体居住民族为希腊人——约占总人数的80%,和土耳其人——约占总人数的18%。它曾在1914年之后沦为英国的殖民地,并于1960年宣布独立。目前,塞浦路斯也是欧盟的成员国之一。在1974年,邻国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并非法占有该岛屿37%的北方领土。自1983年以来,土耳其部队在被占领土上单方面建立了一个名为“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傀儡国家,土耳其是唯一承认该政治实体的国家。因此,塞浦路斯共和国法理主权为塞浦路斯全岛及其周围海域(除了一小部分地区因为条约分配予英国作为军事基地),然而,实际上有效统治区域仅为南方,占全岛面积的63%。

  
    塞浦路斯共和国分别与其邻国埃及、黎巴嫩、以色列在2003年、2007年、2010年签署了三项划界协定。这些海上专属经济区划分的协议,厘定了各自的专属经济区,为塞浦路斯与其邻国在相邻海域开发海底油气资源创造了条件。在签订划界协定之后,东地中海地区碳氢化合物储备的发现,极大地推动了周边国家对该地区的钻探活动。到目前为止,在埃及专属经济区内发现了一个名为Zorr的巨大天然气田,该天然气田的区域亦涉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

而之前所签订的划界协定,为三边合作创造了透明的法律环境。这也为吸引国际油气企业参与塞专属经济区投资运营提供了必要的法律和制度保障。埃克森美孚、埃尼、道达尔、诺布尔、壳牌等主要国际能源企业与塞浦路斯政府签署了能源生产分成协议,并在塞经济区内开展勘探钻探和开发活动。2018年10月下旬,埃克森美孚在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第10区已经开始了勘探活动。

塞浦路斯在地中海占据着独特的战略位置,加上在该区域发现大规模天然气储备及塞浦路斯的天然气出口计划,使得塞浦路斯成为欧盟甚至全球新的完全灵活的天然气(液化天然气)存储枢纽。塞浦路斯12个天然气田离岸天然气储量一旦充足开发,将足以满足欧盟约40%的天然气供应。但是,以上所有这些活动都使土耳其感到恼火,它坚决反对邻国和国际能源公司在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的活动。安卡拉称,希族塞人专属经济区侵犯了土耳其自己的大陆架,无论如何,在该岛周围开采能源将构成对其权利和土族塞人权利的侵犯。

在主题演讲之后,与会专家就东地中海地区气田是否值得开发、该区域气田的发现对欧盟能源运输的影响、东地中海地区的战略博弈与中国南海问题的异同比较等问题展开了讨论。


二、Evangelos教授与清华国关师生座谈会

2018年12月7日,张利华教授在清华大学紫荆书吧主持了一场Evangelos Syrigos教授与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师生座谈会。前来探访老朋友Evangelos Syrigos教授的希腊驻华大使Leonidas Rokanas也一同应邀出席了座谈会。

 


    清华国关师生就欧盟热点、中国与欧盟关系、中国与希腊关系、欧洲民粹主义等向两位希腊嘉宾提出了问题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Leonidas Rokanas大使与Evangelos Syrigos教授对中希之间的交流合作表示出了很高的期待。他们认为,希腊与中国具有特殊的联接。回溯历史,希腊与中国都是世界文明古国,其文化对现代世界仍有巨大的影响力。例如,希腊的语言与文字,如政治、科学等词汇,已经根植于西方文化,不仅引领了西方传统文明,在现代文化中亦占领着重要的一席之地。而希腊与中国之间的合作交流也越来越频繁,尤其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两国的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平台。以COSCO管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项目为例,该项目的启动早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早在2006年,希中两国已开始就该项目进行商谈,并于2009年签约动工。从某种意义上说,该项目促进了“一带一路”倡议在希腊的推进。如今,比港作为希中两国合作长期的、标志性的项目,在经济和政治上都体现出了极大的积极意义。它不仅是两国间最便捷的一条海上丝绸之路,也向世界展示了希腊的风貌,还通过雇佣希腊本土的劳工拉动了希腊经济的发展。

关于法国最近发生的“黄马甲运动”,两位嘉宾认为,虽然该运动的直接缘由是上涨的汽油柴油税,但深层次的原因则是欧盟深度的社会危机,如社会分层的断裂、中产阶级的消失、经济发展有限等等。危机意味着选择时刻的来临,欧盟正处在十字路口中央,面临着向哪边调整转向的问题。在欧盟,目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缺失一个可以引领全欧盟的目标——我们将何去何从?将如何走下去?这是作为欧盟人应该思考的问题。欧盟民众已经度过了求生存的阶段,现阶段民众所需要的是一个梦想、一个对更美好生活的期待。

关于欧盟议会2019年大选,两位嘉宾分析道,欧盟议会内部目前有5大党团,受民粹主义影响,虽然基本的议席分配格局将不会产生太大变化,但极左和极右民粹主义政党的支持率将会上升。欧盟议会建立初衷亦是服务于欧盟一体化的,欲以选举的形式增进欧盟公民的身份认同,所以欧盟议会的选举不受限于国籍,现任希腊总统齐普拉斯曾作为意大利代表参加欧盟议会选举。但欧盟毕竟不同于主权国家,议员和选民之间不具备在国内社会中所特有的联系,欧盟议会没有统一的民众对象,不具备共同的文化、政治身份认同,仍然受自身民族认同的束缚,不会将票投给他国议员。而对于远在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僚,选民并不认为他们代表着自己,而各国领导人所能做的也只是在欧盟这一框架内进行政治妥协。欧盟从来都是妥协的产物,距离真正的一体化仍然很遥远。


三、“欧盟安全形势”座谈会

2018年12月24日下午,张利华教授在清华大学李文正图书馆邺架轩书室主持了希腊教授Charalambos Papasotiriou与清华学生座谈会,讨论主题为“欧盟安全形势”。


 


    张利华教授首先对远道而来的Charalambos Papasotiriou教授和希腊派迪昂大学的学生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并对Charalambos Papasotiriou教授作了简要的介绍。Charalambos Papasotiriou教授现任希腊派迪昂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同时还兼任国际、欧盟和地区研究系主任。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欧盟的安全结构和当前欧盟的安全问题、巴尔干国际关系,以及东地中海国际关系。

Charalambos Papasotiriou教授首先对19世纪至21世纪欧盟的局势以及其均势传统进行了简要的梳理概括,然后就欧盟移民问题、防务问题、恐怖主义等问题与清华大学的学生进行了深入讨论。

关于难民问题,Charalambos Papasotiriou教授认为,相比于土耳其等其他国家,涌入欧盟的难民并不是最多的。欧盟需要这些移民来建设,并改善人口负增长的问题,但可能由于涌入的速度过快等而成为一个问题。因此,控制移民的速度是很有必要的。2015年是难民涌入的最快的一年,而在2016年,与土耳其达成一定协议之后,难民涌入速度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大量外来移民的涌入,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其身份认同问题。对此,通过外来移民与当地原住民通婚、教育下一代等方式,帮助其融入当地社会。

关于欧盟与美国之间的防务问题,Charalambos Papasotiriou教授表示,进入后冷战时代之后,欧盟与美国的关系一直处于来回摇摆的状态中。美国如今要收回对西欧的防务,意味着欧盟需要在防务上付出更多。这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例如,相比于其GDP的增长,希腊在NATO的开支中承担了很大一笔。而欧盟的传统军事强国如法国和英国,都在降低军事能力,这也导致NATO整体的能力下降。NATO要求每个国家国防支出超过GDP的2%,但目前只有5个国家做到了这一点。
参会的师生还就中美俄关系、恐怖袭击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和看法。


四、“欧盟安全结构及困境”研讨会

12月28日下午两点,张利华教授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主持了一场题为“欧盟安全结构及困境”的圆桌讨论会。希腊派迪昂大学的Charalampos Papasotiriou教授做了主题演讲,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赵晨研究员,中国石油大学教授王晓光以及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张莉教授与Charalampos Papasotiriou教授进行了讨论。

 


    Charalampos Papasotiriou教授围绕欧盟安全结构与困境发表了演讲。他简要回顾了19世纪欧盟的均势平衡以及20世纪以来欧盟均势平衡不断被打破的历史过程,从欧盟与美国的关系、欧盟目前面临的问题以及欧盟长期安全目标三方面谈了欧盟的安全结构以及困境。

关于欧盟与美国的关系,Charalampos Papasotiriou教授认为,NATO在苏联解体后NATO仍然在安全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美国在联盟中虽处于领导地位,但实际上并没有绝对的控制能力。在防务问题上,美国希望欧盟能够承担更多。对美国而言,其在军事侦察目标、锁定打击目标、网络布局这三方面的传统安全领域有绝对优势,在真正的军事冲突中,美国可以以最少的人员伤亡挫伤敌军。而在非传统安全问题上,欧盟目前主要面临的威胁是恐怖主义,但总体趋势是欧盟可以逐渐解决这一威胁,如今的欧盟已经不再像前几年那样强调这种威胁。2017年美国的国防战略将俄罗斯、中国列为首要威胁,似乎回到了以前超级大国竞争的局面,但竞争的方式不再是传统的方式。同时,在网络安全方面,美国没有在其他领域那么明显的优势,这给了中俄后来居上的机会。就长期安全目标而言,欧盟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移民和人口,随之而来的是身份认同问题,以及欧洲国家逐步从基督教转向伊斯兰化。要同时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加强对移民的聚合,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混合婚姻,促进代际良性循环。

赵晨对Charalampos Papasotiriou教授的主题演讲进行了评论,他认为,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仍然注重建立传统安全上的军事能力,特别是在叙利亚问题上强力介入。从美国的国防战略也可看出,新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在向传统大国竞争转变。而关于欧盟的安全一体化措施,大致有三个,一是由德法推动的永久结构性合作防务协议PESCO,其次是军事申根协定,即传统军事设备可跨申根国边境,最后是欧盟干涉倡议。在欧-中-俄的安全关系方面,他认为,欧盟在能源方面对俄罗斯有严重依赖;而中国很容易成为欧盟和俄罗斯、美国谈判时的筹码。王晓光则提出,在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中,要考虑欧盟扩员的影响,特别是对于许多俄罗斯传统势力范围内的国家。张莉评论道,欧盟的安全问题不仅关系欧盟成员国内部,也涉及周边的非欧盟国家,例如巴尔干、高加索地区。对于公民而言,更关切的可能是当下的安全问题,例如恐怖主义带来的切身威胁,而政府领导者和精英更关注长期的、未来的威胁。与会嘉宾还就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希合作等问题进行了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