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生活动 学术活动 内容

2018年清华国关系研究生第一期“学思论坛”成功举办

清华国关系系委会班长皇甫行健向释启鹏(左)颁发纪念证书

2018年3月22日13:00—14:30,国关系2018年第一期“学思论坛”(研究生学术论坛·总第7期)于明斋349A成功举办。本次论坛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7级博士研究生释启鹏作为主讲人,清华大学国关系2016级博士研究生张聪为论坛主持人。清华国关系系委会部分成员、国关系和政治学系的部分同学参加了论坛。

释启鹏本次分享的主题为“重思诺斯-阿西莫格鲁观点:中美洲发展的比较历史分析”。在论坛中,释启鹏回顾了中美洲国家五百余年的发展历程,同时结合比较历史分析(Comparative Historical Analysis)的基础理论与前沿进展,介绍了该方法的研究逻辑,展现了该方法是如何在沟通理论与经验中完成知识积累。

释启鹏首先就他为何选择中美洲发展问题作为研究主题做了阐释。他认为发展是困扰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普遍问题,而当代比较政治研究过多关注“民主”及其衍生的概念,具有很强的意识形态色彩,不能很好地解释发展问题。同时,中美洲国家具有相似的国情和历史背景,符合“最大相似性系统设计”的要求。综上,释启鹏提出了他的研究问题,即在相似的资源禀赋、文化传统和历史遗产的中美洲,是什么塑造了危地马拉、尼加拉瓜、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哥斯达黎加等五国的发展的轨迹。
随后,释启鹏回顾了既有理论对国家兴衰的解释并对这些理论进行了质疑和批判。政治学研究传统上往往将是否实现“民主政治”作为国家兴衰的解释变量。然而释启鹏发现,如果以政体四(Polity Ⅳ)等评价体系为标准,进入新世纪以来危地马拉等国家也陆续进入了民主国家的行列,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中美洲普遍落后的面貌。经济学领域对该问题主流解释为“诺斯-阿西莫格鲁观点”,即一个有效的好的制度是国家兴盛的重要因素,而这种“好的制度”的关键是保护私有产权。但释启鹏指出,中美洲国家大都经历了自由主义改革,不过各国的发展程度却不尽相同。

由此,释启鹏引出了其自己的核心观点,即“建立保护私有产权的制度之于经济增长的积极意义是有严格前提条件的”。通过对中美洲近代以来历史的考察,释启鹏认为中美洲五国发展轨迹是许多重大事件叠加的结果,并重点分析了15至18世纪的西班牙殖民活动、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的自由主义改革以及20世纪中期土地改革这三个“关键时刻”中阶级关系与跨国权力结构是如何影响着国家间的差异。其中,自由主义改革导致国家间差异和落后的根源所在。

以1700年为界,西班牙殖民主义统治权经历了哈布斯堡王朝与波旁王朝两个统治时期,前者表现出重商主义的殖民政策,后者体现出自由主义的殖民政策。在殖民地时期,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哥斯达黎加四个国家无论是在哈布斯堡还是在波旁王朝统治时期都处在边缘,而危地马拉在哈布斯堡王朝时处在中心地位,但是波旁王朝统治时期处在边缘地位。这使得各国在19世纪70年代陆续开启自由主义改革时面临着不同的国内背景。萨尔瓦多因为商品经济落后,危地马拉和尼加拉瓜因为国内反对力量强大而开启了激进改革,改革形成了种植园寡头,寡头则阻碍了上述国家的经济发展。洪都拉斯因为国家羸弱而被外部干预,最终沦为依附。相比之下,只有哥斯达黎加国家自主权相对较大,因此其能采取渐进改革,所以该国经济发展水平相比之下也更高。

根据上述研究结果,释启鹏认为,中美洲的历史与发展表明,建立保护私有产权的制度之于经济增长的积极意义是有严格前提条件的。在一个不平等的非均质化社会,保护产权的制度安排反而固化甚至加深了社会的分化与不平等,并进而阻碍了国家发展。

除了研究问题本身,释启鹏还向大家介绍了他所使用的方法“比较历史分析”(Comparative Historical Analysis),该方法基于小样本案例分析,其核心特质是时间性,重视社会情境和时间过程,并致力于发现因果机制。目前该方法已经经历了以斯考切波为代表的第一次浪潮和以马洪尼为代表的第二次浪潮。

最后,参加论坛的同学们积极发言,同释启鹏就案例和研究方法等进行探讨,论坛气氛十分热烈。主持人张聪对论坛进行了总结,并宣布论坛圆满结束。清华国关系委会班长皇甫行健向释启鹏颁发纪念证书。


(论坛介绍:“学思论坛”,亦即清华国关研究生学术论坛,取意于“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是由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及系委会共同主办的学术交流平台。论坛的主要活动流程分为“主旨讲解”、“论文评议”和“自由讨论”等环节。期间,论坛受邀主讲人将分享一篇包括研究问题、文献回顾、理论假设、经验检验和结论评估等研究程序完整的学术论文,并且分享其在论文写作和发表过程中遇到的困惑和挑战,以及在解决上述问题方面的经验与教训。本论坛面向校内外开放,欢迎感兴趣的师生积极参加。)